储望华:我要替郎朗说几句公道话

2021-03-24   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   责任编辑:王佳

储望华:我要替郎朗说几句公道话。我很喜欢郎朗的演奏。我对郎朗的关注,持续了 20多年,从他在国内成名(一个七八岁的孩子),到他在世界各地的演出,获得了绝大多数顶级同行钢琴大师的称许!在中国,我的同行同辈,如刘诗昆、殷承宗、傅聪、鲍蕙荞等人,都在不同的场合下,多次公开发表了对于郎朗的夸奖赞许之词。为什么?因为觉得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实在是非常难见到的!特别像傅聪、刘诗昆、殷承宗这样的钢琴家,从自己所走过的路,知道一名天才钢琴家的成长历程是多么的不容易啊!尽管这些大钢琴家对于郎朗的演奏,从处理风格到台风表演方面,可能都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,提出了善意中肯的建议,但是郎朗的各类演奏,确征服了世界各地的听众,博得了大多数观众的掌声,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!我们作为中国的音乐家们都为此感到高兴!这些现象比较起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傅聪、刘诗昆、殷承宗、李名强、顾圣婴、鲍蕙荞这一批钢琴家获奖,是在新世纪交替的时候,证明中国钢琴教学演奏取得的更大更新的飞跃!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!我认识郎朗的老师朱雅芬、赵屏国、殷承宗、格拉夫曼,他们一茬一茬的接力培养,是多么的不容易呀!这是中国、苏联、美国等国际因素共同培养造就出了一位难得的人才,天才!人们!请你们千万要爱惜珍惜保护每一个“并不容易出现的”天才!

我本人是特别的爱才!我深知在艺术领域内,“才能”是有多重要!国家培养一个优秀的人才,是多么的不容易!人才当中,天才,是少而又少的!诚然,郎朗的钢琴演奏有他自己的独特风格,在艺术处理上,舞台表演上,形成了他自身的特点。不一定为某些人所欣赏。但是退一步讲,我们不去看视频而仅仅聆听CD的音频,我仍然认为(忽略那些丰富的表情和夸张的动作) ,仅仅聆听他的音乐处理、风格和声音,我是折服认可的。请撇开纯学术风格处理之不同,这些是仁智各见的。古尔德、朱晓玫,郎朗等人的《哥德堡变奏曲》,只是、仅仅是一个个人风格爱好之不同(不是演奏者之不同——这是显而易见的——而是听从们的不同口味,而确实是有音乐评论家想去左右引导听众们的感觉。)

2012年6月14日,我曾在网络上写下一篇文章,呼吁社会各界保护郎朗这样的天才,那天是他30岁生日。近期我读到了网上一些对郎朗的评论文章,抨击的力度用语达到了十分苛刻甚至是中伤的地步。我是就事论事,而且只论他的钢琴演奏。其他的事(婚姻生子作代言人娱乐圈的那些)我不评论。我只听音乐,只从作为钢琴家去评论他的演奏。我相信我的耳朵,他的声音说明一切!

实在的说,我与他个人从来向无私交,与他父母更全无相识。最后一次亲眼看他演奏莫扎特钢琴协奏曲,实在是太棒了!是两年之前在墨尔本音乐厅,音乐会后到后台作了礼节性的祝贺并留影。(2021年2月15日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寓所)